•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爱情故事

如此简单

时间:2020-11-20 02:35:48   来源:网络   阅读:80  

“这个鬼地方太冷了!”艾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冷冷地对我说。

“要不要我送送你?”我假装热情地问她。

“算了吧!”艾说着把她手中精致的皮箱麻利地提到走廊上,嘴角差点撇到耳根前,“万一在路上冻死你咋办?”

我不想再说话了。确切地讲,是她不想再听我说了。

我默默地站在冰天雪地的楼顶看着艾那熟悉的身影从视线消失,曾经的同床共枕在她转身的瞬间变成了眼前彻骨的冰凉和冷漠。她那远去的脚步,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就这么走了,没有回头;走了,没有说一句话;走了,寻找她想要的温暖去了。

我悻悻地回到屋子。

没有人在此刻能够阻止我向更深更沉的伤感和悲哀走去。

在北方,在北方这个寒冷的城市,在我独坐空屋的时候,哀愁和伤感就这样像潮水般涌上心头,十分无奈,百种滋味,千般惆怅,万分迷茫。

窗外,冷冷的雪花依旧在簌簌地飘,冰凉的玻璃上冻结的全是像泪痕一样的冰凌花;冷冷的北风依旧在阵阵地吹,哭一样掠过枝桠纵横的梧桐树枝;寂寞冷清的大街上空无一人。

“这样的鬼天气的确会冻死人!”我喃喃地对自己说,“起码,它已经冻死了我的爱情!”

我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后又站了起来,我不知道站起来和坐下哪种方式能够让我忘记寒冷。我想起了静,在我一次次感到快乐或者悲伤的时候,就想起了她;在我一次次想起她的时候,就感觉离她很近很近,因为我似乎有许许多多的话想对她说;在我一次次想起她的时候,却又感觉离她很远很远,因为和我肌肤相亲过的那人不是她。

“我又失恋了!”我苦笑着给静发了一个短信。

我不祈望能够得到什么安慰,我只想确认我自己的存在,或者让别人确认我的存在。

“一个人失恋了,朋友劝他:应该伤心的人是她,因为她失去了一个爱她的人,而你只不过失去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其实治疗失恋的方法很简单,忘记那个不爱你的人就可以了!”静的短信很快就回复过来了。

如此的简单。

忘记她就可以了吗?

有些事情也许只要淡淡一笑就可以遗忘得一干二净,而有些呢?即使走到天涯海角,耗尽一生的时间和精力也忘不了,逃避不了,就像那些你深深爱过却又远远离你而去的人。静,你是知道的:有一个人,他无依无靠,从小就像浮萍一样四处漂泊,温暖的家和美丽的爱情,一直是他所深深渴望的;他的爱情在哪里,他的家就在哪里,他所有的泪水和欢笑就在哪里;他失去过很多很多,他已经懂得了怎样去珍惜生命中来之不易的一切;他珍惜了,可他又失去了。

“其实我只是感到心里有些痛苦而已!”我给静回复道。

“有一天,佛陀把全世界自认为最痛苦的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把自己遇到的最痛苦的一件事写出后与别人交换。这些人照做后,惊讶地发现,世上还有那么多的痛苦,而自己只不过是经历了一点点罢了!其实忍受痛苦的方法很简单,看看别人的痛苦就可以了!”静的回复依旧是这么的出人意料。

依旧是如此的简单。

静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女孩。

和她的相识是在四月,那个美丽的飘着淡淡洋槐花香的季节很容易让人想起初恋:蜂蝶漫舞,绿草如茵,山花烂漫;山坡写诗,河边画画;一望无际的金黄灿烂的油菜花里默默相望,紧紧拥抱;在幸福中颤栗,在平淡中生活,在真实中相爱。

而静今年也刚好十七岁。

花一样的十七岁。

十七岁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属于我的爱情,我希望我的一生只经历一次爱情,自始自终,从爱一个人开始,到爱一个人结束;没有忧伤,没有痛苦,没有泪水,没有分离;有的只是深深的理解和依恋,有的只是长长的温柔和依靠。风雨过后,对于爱情,我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奢望和祈求,我只想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有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能够停泊我那空虚而疲惫的身躯;有一双手,能够在我泪水枯涸的枕边,轻轻地抚摩着我的脸,告诉我不再分离,不再去体会那如刀深刻的孤独与寂寞。我知道我的爱情来之不易,我精心地呵护着属于自己的爱情,一丝一毫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可是,今夜,我所有为爱情做出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我再一次回到一个人的世界,怀着一片溃烂已极的心情,独坐空屋。

孤独的寒夜里,伤感如潮;

如潮的伤感里,往事如梦;

如梦的往事里,爱情如烟;

如烟的爱情里,心冷如冰;

如冰的内心里,冻结着谁能融化的泪?

我不想再给静发短信了。

然而,静的短信还是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一个小女孩爬在窗台上,伤心地看着窗外的人正埋葬她心爱的小猫。她的妈妈见状急忙将她带到另外一个窗口,让她欣赏起花园里美丽的花朵和飞舞的蜂蝶。她的妈妈对她说:孩子,你刚才开错了窗户!其实选择心情的方法很简单,别开错‘窗户’就可以了!”

“一个诗人觉得生活无聊后决定自杀,他在一片空旷的野地里给自己挖了一个坟坑。可他觉得周围太过荒凉,便在坟坑周围种起花草来。渐渐地,他迷恋上了园艺,开始忘我地培育起奇花异草和珍贵树木。其实铲除消极的方法很简单,多在‘死亡’的坑边种些花草就可以了!”

“一个破产的商人把自己在一间房子里关了三天后,重新变得快乐起来。有人问他:您是怎么让自己忘记痛苦的?他微笑着说:耶酥在星期五被钉上十字架时,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天,可三天后就是复活节了。所以,当我遇到不幸和痛苦的时候,就会等待三天,心里一切就恢复正常了!其实化解痛苦的方法很简单,让自己‘等待三天’就可以了!”

……

静的短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依旧是如此的简单。

却是如此的让人感动。

简简单单的思维,简简单单的安慰,简简单单的温暖。

然而,静的短信很快就消失了。

也许她也感到累了。

我抬起头,天,不知何时已经黑了。

我伸手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是冬夜的寒风冷雪。比起我所经历的爱情,这些冷又算得了什么?寂寞冷清的屋子里,我听见自己的笑声,空洞而绝望。我回过头,镜子里那个男人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一些晶亮的液体慢慢溢出他的眼眶,滑过脸颊,无声又无声地滴落。

在我颠沛流离的岁月里,在我错误盛开的青春里,在我面目全非的爱情里,留得住的是什么?留不住的又是什么?当我再一次回到一个人的世界回首往事的时候,看得见的是什么?看不见的又是什么?有谁,能在下一刻呼唤着我?有谁,愿把她的手伸向我,真诚地无怨无悔地告诉我:我们一起走吧,无论风霜雪雨,无论贫富贵贱,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东西南北?

有谁?

我感到了难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忽然响了。

“你是不是哭了?”静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从那个遥远的偏僻的小城传来,像从遥远的梦里传来一样。

我哭了吗?抚摩着脸颊上滑过的泪水,我问自己,泪流满面地问。

“刚才手机里没电了,所以发不了短信了;家里父母又在,不敢给你打电话,所以我撒谎说要买东西,就自己下楼找公用电话。我走了好远,这才找到这个公用电话。刚才的路好黑!”静的声音幽幽地,带着潮湿一切的力量,“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会很难过,你难过,我也会很难过的!”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静那极不匀称的呼吸声,以及,车轮碾过冰雪路面时所发出的迸裂声。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还想说什么呢?!

我还要说什么呢?!!

千里之外同样寒冷的小城,小小的静,没有经历爱情的静,独自寂寞地穿过一段黑黑的路面,瑟瑟地缩在冷清清的磁卡电话前,拨通了一个心情溃烂的男人的电话。

“你冷吗?”我问她。

“不!”静说,“我想象就在你温暖的怀里,被你紧紧地拥抱着……”电话那头,静喃喃自语,梦呓一般。

我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继续悲伤?!

就让属于我的爱情回归到如此的简单和纯净吧!不远不近,不聚不散;没有世俗的纷扰,没有物欲的玷污,没有肉体的亵渎,没有时空的阻隔;有的只是一颗心与另一颗心真诚的交流和牵挂。

爱,原本可以如此的纯净和美丽!

爱,原本也可以如此的简单!

寒冷的夜里,没有人能够再让我向更深更沉的伤感和悲哀走去。

因为爱,因为被爱。

三天后,我给静发了一条短信,也是如此的简单:

“明代有个举人,他将别墅建在城北的墓地边上。有人去拜访他,疑惑地说:日日见此,定然不乐!举人笑道:日日见此,不敢不乐!其实创造快乐的方法很简单,明白活着是一种幸福就可以了!”

“恭喜你,答对了!”静的短信很快就传了过来,并且还带着一个笑脸。

她的回复忽然让我开心地想到了小品《卖车》。

我一连又给静发了两条短信:

“月圆之夜,云门文偃禅师对众僧说:十五以前的事情莫问,十五以后的事情,大家都说一句试试看。众人还没开口,文偃禅师便深情无比地说:日日是好日!其实享受生活的方法很简单,认为‘日日是好日’就可以了!”

“一个人对卖肉的屠夫说:给我割一斤好肉!屠夫问他:我这哪一块不是好肉?其实衡量价值的方法很简单,确认自己都是好的‘肉’就可以了!”

“恭喜你,都会抢答了!”静的回复果然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

我开心一笑。

寒冷的冬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春暖花开,阳光灿烂,草长莺飞,蜂蝶漫舞……

我并没有像艾说的那样被这里的鬼天气给冻死。

相反,我因此而创作的两本《如此简单》却极其顺利地被中国三峡出版社出版了。

我送了一套给静,也送了一套给艾。

我发现,我始终还是忘不了艾,但我却不再为她忧伤。

……

“你的书也能出版?”

“可它出版了!”

“写得怎么会那样简单?”

“要的就是如此简单!”


上一篇:孙子的早恋
下一篇:我在异地向你告白
Copyright © 2006-2020 笨笨桃 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本站客服QQ:651169,微信号651169,站长信箱:651169@qq.com

热爱伟大祖国维护民族团结破除迷信宿命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社会和谐


  冀ICP备2020029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