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伤感故事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时间:2020-11-23 03:29:45   来源:网络   阅读:161  

已经是出来第三天了,陈亮想家了。陈亮开着加长大货车盯着远光灯照射的地方,小心地往前开着。他的脑海里浮现着秋蓉那光滑的身子和迷人的凤眼。陈亮喜欢秋蓉像猫一样温顺地偎在他的怀里的样子,让他感觉这个女人需要他的爱和保护。

陈亮用手摸了摸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白色貂绒大衣,秋蓉要是看到给她买了喜欢的貂绒大衣,肯定会高兴地扑过来搂着陈亮的脖子又亲又啃地撒娇卖嗲。陈亮想到这些,他的右脚不由地用力踩住了油门。他真想马上就赶到家钻进暖和的被窝里搂着秋蓉温热的身子。

陈亮实在太累了,他的眼睛费力地支撑着,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失去控制的大货车撒野地冲向了逆行道路,追着对面的一辆货车撞过去,对方司机躲闪不开,车开上了马路牙子,陈亮的车重重地撞在了对方的车箱上,驾驶室强烈变形被挤扁了。他的身子被撞扁的车身深深地嵌在里面,他费力地伸出手紧紧抓住了身旁被沾染上一片血渍的貂绒大衣。

等陈亮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送进医院,他的全身不能动弹,头部被纱布缠绕。

秋蓉跑到医院,陈亮看到站在面前的秋蓉就像看到了救星似的眼神一亮,他的手吃力地抬起来指向旁边被血染红的貂绒大衣。

秋蓉看了一眼被血沾污的貂绒大衣皱了皱眉。她被陈亮那裹着纱布肿胀的脸和满身的血污吓坏了,秋蓉吓得咧着嘴哭了起来,哭得很委屈很无奈。

高个子医生看着穿着时髦顶着一头卷发哭哭咧咧的秋蓉比陈亮年轻许多,他怀疑地问陈亮:她是你老婆?

陈亮用力地眨巴着眼睛表示认可,秋蓉抽噎着更正这个长得高挑相貌帅气的医生说:是……女朋友。

医生的手中拿着陈亮的手机,他翻看了一下自语道:明明写的是老婆。

医生让秋蓉赶紧回去准备钱,陈亮需要马上做手术,不能拖延时间,晚了会有生命危险。

秋蓉问医生:需要多少钱?

医生告诉她:二十万。

秋蓉愣了一下转身跑了,高个医生以为秋蓉回家凑钱去了。等了足有两个小时,医生再次给秋蓉打电话时手机关机了。

医生给陈亮做了伤口处理,开始输血。医生拿着陈亮的手机问:还找谁?

陈亮的嘴费劲地翕动着:妈妈。

医生找到了写着妈妈的电话号码,打通了,对方传来苍老的声音:喂,找谁呀?

医生大声地说:大妈,你儿子出车祸了,你赶紧凑钱来历城医院吧。

对方显然听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切地问道:我儿伤的怎么样?

医生告诉她:伤的很重,他现在医院,需要马上手术。

陈亮妈妈大声问:在历城哪家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医生告诉她:历城市第二医院,大概二十万,快点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陈亮妈妈拿着电话的手颤抖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陈亮的老家在农村,父亲去世早,母亲带着他艰难度日。后来陈亮从部队转业后在万城安排了工作。前几年陈亮他们生活还不富裕,他的前妻刘红每年春节都要带着三五千元看看老人,这两年陈亮虽然没少赚钱,可是挣得钱都花在了秋蓉这个女人身上,他很少想到在农村乡下的老妈。

陈亮妈妈犯难了,二十万对这个农村老太太是个天文数字。家里除了住着的三间破房手里一共一万多元积蓄,农村的房子不值钱,再说房子卖了她又能去哪呀。

陈亮妈举着电话沉默半天,最后还是无力地挂上了电话。

医生手中的电话传来了‘嘟嘟……’电话挂机的声音。刚才医生为了让陈亮能听到电话内容放的扬声。当医生的目光看向陈亮的时候,他的眼睛蒙着一层泪光。【小说】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文字舞会)

刘红牵着hh从摩天轮走下来,她看到激流勇进的护栏边已经排起了长队,拉着hh加快了脚步。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刘红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刘红在等对方答话再判断是不是广告骚扰电话。

“刘红,是我。”陈亮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用尽全身的气力。

刘红像被电击了似的愣在那里不说话。

“我是陈亮。”

虽然陈亮的声音低沉而微弱,而且有些怪异,刘红也清晰地知道是陈亮的声音。

“对不起,我有事。”

刘红说完挂掉了电话拉起hh就走,hh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跟在刘红后面小跑起来。

两年多了,这是陈亮带着狐狸精秋蓉走后第一次给刘红打电话。刘红走着走着眼泪不由地涌了出来。

这时电话又响了,刘红看到还是陈亮的电话,她没有接就挂掉了。刘红想起当初带着hh居无定所的艰难日子就心酸。

电话又响起来,刘红看到是陌生电话接了起来:喂,那位?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是历城市第二医院,你认识陈亮吗?

这个人难道是陈亮出去新结识的朋友?难道他和狐狸精分手了现在想复合?有可能是陈亮找来的说客。

“你说吧,什么事?”刘红的口气仍然是那么僵硬。

医生看着病床上陈亮祈求的眼神继续说:陈亮出车祸了,伤情严重,他必须马上做手术,需要二十万的的医疗费。

刘红急了大声喊道:他需要医疗费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找他的狐狸精要去,给我打什么电话。

医生拿着电话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陈亮摇了摇头。

刘红猛地把电话挂掉,她听清楚了,陈亮出了车祸。

刘红恶狠狠地说了一声:活该,报应。

hh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被刘红的大声喊叫吓住了,她看刘红生气的样子很反常,hh不知是委屈还是害怕,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陈亮和刘红原来都在万城市长途汽车公司工作,他们结婚后承包了公司的大巴客车跑长途,两个人以大巴车为家,每天都颠簸在大巴上。虽然辛苦他们俩相互体贴配合日子也算好过。后来刘红生了hh,孩子没人照看,他们只好把大巴车交回了单位。陈亮去了朋友开的物流公司打工,刘红在家带孩子,收入虽然比包车时少了些,毕竟一家人安安稳稳守家待地过日子倒也安乐。

陈亮新去的单位生意红火经常加班,从早到晚的忙活,工资袋加厚了不少。刘红除了照顾孩子把家收拾的清清爽爽,每天晚上都买两瓶啤酒炒几个好菜等着陈亮。

陈亮加班到九点才回家,刘红把酒和菜端到桌上挨着陈亮坐下来把酒倒进了陈亮跟前的杯子里。

陈亮一口气把一杯啤酒喝完,夹了一口菜对刘红说:跟你商量件事,我想买辆货车?

刘红拿起酒瓶给陈亮满上:为啥?

陈亮夹起了一口菜:现在经济繁荣,物流公司的货物每天堆得像座山,我想买辆车跑运输,这样你和孩子以后的日子宽裕些。

刘红点点头,把一块厚实的带鱼夹到了陈良的碗里。

刘红知道陈亮得意这口。陈亮经常对亲朋友好说,他在外面也吃过好多次红烧带鱼,谁也没有刘红做的好吃。

每当刘红看着陈亮夹起一块带鱼,一点点咬着带鱼边骨细细地吸允着味道,然后把鱼骨一根根咬下来嗦干净,最后才吃中间厚实的鱼肉,一块带鱼吃完了,剩下中间一根干净的鱼骨立柱。这时的刘红很满足很甜蜜。

陈亮伸出胳膊搂着刘红说:我陈亮真算是有福的人,找到你这么一个体贴能干的媳妇。

陈亮买了一辆二手大货车,他找了几位在物流公司认识的企业老板,报价比他们在原来物流公司便宜,保证比以前运输时间短。这几位老总一听何乐而不为,自己节省了钱,还送个顺水人情。

从陈亮买了车开始生意就没断过。刘红在陈亮出行前总忘不了给他带上一包做好的熏带鱼。

刘红根据陈亮去的路程估算着陈亮的归期,提前备好带鱼和啤酒。刘红喜欢看到自己的男人酒足饭饱以后躺在自己身边酣睡的样子,她觉得这样的日子踏实。

陈亮出门在外,刘红虽然心里挂记着陈亮却从来不给他打电话,她知道自己的男人不是开车在路上就是在睡梦中,不能打扰他。倒是陈亮出门在外惦记着老婆孩子,他会利用歇脚吃饭的时间给刘红打打电话报个平安。陈亮开车稳当,他十二年的驾龄没有一次违章记录,这也是刘红不用担心陈亮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干了不到半年,陈亮赚钱了。

陈亮回来了,等他吃完红烧带鱼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红袋袋递给了刘红,刘红打开看到是一根金项链,有手指头那么粗。刘红慎怪道:花这么多钱干嘛?你也不怕压断了俺的脖子。

陈亮说:不怕,我挣钱就是为了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刘红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她挪动着有些发福的身子,满意地靠在自己的男人的肩上。

陈亮换了新车,他的活干的更顺手了。有的时候活多为了赶时间,他索性不回家,在车里歇歇接着跑。

刘红心疼男人,家里的冰箱里塞满了鲜带鱼。

陈亮回来了,他有些憔悴,就着红烧带鱼喝完两瓶啤酒,还没等刘红拾掇完碗筷,他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刘红收拾好爬上床,心疼地抚摸着男人的头发,眼泪涌出来了。

陈亮回家间隔越来越长,亲戚朋友提醒刘红小心陈亮外面有女人,刘红并不理睬,她心里有数,陈亮离不开她,离不开她做的红烧带鱼,更离不开漂亮可爱的女儿hh。

刘红只管每天把屋子清理的干净,把女儿hh喂的白白胖胖。

两个月后陈亮回来了,刘红照样买回两瓶啤酒,做了红烧带鱼。陈亮看了一眼睡在一边的女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刘红,刘红接过来看清楚了,那是一纸离婚协义。

刘红傻眼了,问了声:为啥?

陈亮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不喜欢吃红烧带鱼了。

陈亮这次真的没吃红烧带鱼也没喝啤酒,这天晚上他没在家睡,临走的时候丢给刘红一句话:你还是把名签了吧。

刘红这才想起前几天单位的姐妹小林来家看望她,临走时小林说在城外的红楼宾馆见过陈亮,当时他的身边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

刘红听了并没在意,她想可能是陈亮开车累了找个小姐按摩解乏,即使有些过分动作那也是逢场作戏。刘红和陈亮结婚四年了,她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只有她和女儿hh。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陈亮再没回家,刘红也习惯了没有陈亮的日子。

刘红想肯定是不要脸的按摩女狐狸精迷上了陈亮,等狐狸精骗到钱以后就不会再粘着陈亮。刘红想按摩女指着勾引男人吃饭,她不会永远粘着一个男人。

刘红只管用心喂养女儿,每天把屋子收拾的案明几亮。

刘红天真地想,即使陈亮外面真的有人了,那也是图一时新鲜,等日子久了腻了,他还会想起这个家,想起可爱的女儿hh,想起她做的红烧带鱼。

刘红盼到的却是法院寄来的离婚判决书。他们结婚住的是陈亮从部队转业时单位安置给他的房,家里的全部积蓄被陈亮拿走买了货车,离婚时刘红带着hh几乎是净身出户。

刘红带着hh借住在小林家,她手里的钱很快就所剩无几,好在小林和单位几个姐妹接济她。刘红恨死了陈亮,她诅咒陈亮不得好死,开车被车撞死,下河被水淹死,走路被风呛死。

后来听人说陈亮把房子卖了,用钱给那个按摩女秋蓉买了一辆红色斯巴鲁越野车,他和狐狸精搬到了离家一百多公里的历城市过他们自在的日子。法院判陈亮每月给hh的五百元抚养费,陈亮一分钱没给。陈亮的手机换号了,刘红再也联系不上他。

单位姐妹看刘红可怜都帮她想办法,领导把车站闲置的两间堆放杂物的空房子腾出来,大家给她凑钱添置了炊具和桌椅板凳,刘红的私家小厨开张了。

私家小厨里饭菜品种不多,只有她拿手的十几个菜。开始同事和领导为了给她捧场,有事都安排到私家小厨来招待聚会,时间久了大家越来越离不开这里了。因为刘红选材精良做的确实好吃,一般厨师还真做不出这个口味。来吃的人多了,小店的名声传开了,外面的人也知道了刘红的私家小厨饭菜口味好又实惠,来店里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屋子里八张桌子经常是满桌,门口经常有等位置的。

刘红的日子好起来了,她和hh住上了宽敞的大房子。刘红有一个习惯,生意再好她星期天也要关店一天,她要带着hh出去郊游或者去游乐场。

刘红不想因为陈亮的离开让hh的心里有阴影,她要让hh比父母双全的孩子还幸福。也许是因为陈亮走时hh才两岁没印象,她从来没找过爸爸。hh甚至觉得家里有她和妈妈足够了。

刘红看着身边哭啼的hh,心疼地蹲下去抱起了hh,帮她擦着眼泪。

高个医生来到病房,看到带着呼吸机的陈亮生命特征越来越微弱,他的血压不稳呼吸渐有渐停,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医生伸手摸了一下陈亮的头部,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往外走。

这时病房门开了,刘红抱着hh走了进来。

医生以为她们走错房间了问:你找谁?

刘红看到了戴着呼吸机头上缠满纱布面部红肿的陈亮:俺找陈亮。

医生回头看了一眼陈亮:他是你什么人?

刘红看着怀中的hh顿了一下说:他是俺孩子的父亲。

昏迷中的陈亮眼角溢出了泪水。

三个月后,陈亮痊愈出院了,他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找到刘红,如果没有刘红,他的命就没了。他想了无数种向刘红道歉的话,都觉得没有用,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与刘红重归于好。

陈亮来到了刘红的住处,敲门,他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门开了,是一个陌生的老人:你找谁?

“我找刘红”

“她已经不在这里了。”老人说道。

“她去哪了”陈亮隐约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老人看着陈亮问:你是她什么人?

陈亮有些迟疑地:我是……她前夫……

“哦,原来就是你啊!”

“怎么了?”

“刘红为了救你的命把房子卖了,她现在带孩子走了……”说着老人就要关门。

陈亮着急地扒住门问:她去哪了?

“不知道。”老人慢吞吞地说道,“如果你想找她,就去找吧,只要你有心就一定能找到。”

陈亮愣了一下,转身走去……

陈亮迎着风的脸上都是泪水……


上一篇:爱就这样错过
下一篇:小鸭子和小星星
Copyright © 2006-2020 笨笨桃 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本站客服QQ:651169,微信号651169,站长信箱:651169@qq.com

热爱伟大祖国维护民族团结破除迷信宿命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社会和谐


  冀ICP备2020029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