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生活故事

黑猫

时间:2021-01-05 18:01:49   来源:网络   阅读:119  

小时候,农村家猫多,没有当下宠物贵气、被主家当作孩子来养。我家大黑猫,既无名号,又无昵称,就叫“黑猫”。黑猫一身纯黑毛,与纯白毛狗白子同在一个屋檐,鲜明反差,天作绝配。镇宅家畜,机缘巧合,外村人徒有羡慕的份,难以复制匹配。

黑猫体型肥硕,一尺来长的尾巴,尾尖总爱向上卷曲。面相凶悍威严,自然胜任猫王,统领着屋场里一班子麻猫。夜晚,猫们各自守护主家,黑猫尽职值守,盘睡在我家半截子阁楼上。

清早,黑猫飞快冲下壁陡的楼梯,钻出门底侧的猫头眼,张嘴哈口气,“喵”两声。蹬长双后腿,伸个大懒腰。前腿爬在木柱上,抓挠几下,本能地磨砺爪子。跑上后山方便方便,回头坐到阶基上。支起前脚掌,舔些口水,朝脸上抚弄梳理,做完天生的“猫洗脸”功课。出去转悠一圈,八九点钟回来,闻到厨房做菜的油腥味,绕着我娘的裤腿,急急地“喵喵”叫,嚷着吃早饭。娘添一瓢饭倒进猫碗,淋些油汤,黑猫一头扎进碗里享用起来。吃完,一遍遍舔着嘴,一副满足的神态。

家乡话“短鼠”,意思是猫尽职尽责抓老鼠。黑猫“短鼠”全屋场出名。黑猫体大声洪,晚上叫着在各个墙根巡逻一遍,屋场里的老鼠不敢轻易出洞。大白天,有时老鼠躲在廊上,OO@@咬吃做种的萝卜籽。黑猫纵身爬上木柱,钻进萝卜杆垛,咬住老鼠。躲在廊上吃完,嘴上沾着鼠毛,爪子扣住柱子退到阶基。有时沿着满屋场巷子墙根,将老鼠追得晕头转向找不着洞。

一天晚上,黑猫叼回一只小老鼠,放到厨房地上。老鼠只被咬伤,还是活的,跌跌撞撞要爬走。快到墙角,黑猫嗷嗷地跑过去,伸出爪子按住,叼回屋中间。老鼠往另一个方向逃,又叼回原地,循环十几个来回。我们看马戏一样,陪着戏耍个把小时,难得一笑的父亲也乐开了怀。末了,黑猫凶相毕露,一口咬死老鼠。可能当晚黑猫已经吃得太饱,把老鼠丢弃在地上,没有吃下去。父亲用火钳将老鼠夹到屋门口沟肜铮埋起来沤肥料。

那时农家经济条件差,没有大肉大鱼喂猫。马无夜草不肥,黑猫肥硕健壮,该是与自找野食有关。队里鱼塘多,塘肥鱼密,大热天夜晚,经常因缺氧闹鱼浮头,造就黑猫夜晚塘边抓鱼独门绝技。人在梦乡,黑猫曝出夜猫子沾腥的本性,巡回到水塘边,伺机捕捉浅水岸边的浮头鱼。抓上一条,躲在塘{嗷嗷撕咬。吃饱了,又探出爪子抓一条。实在吃不了,叼回家。夜深人静,黑猫嘴里衔着一条鲢鱼,微微嗷叫着。猫头眼堵了,进不了门,黑猫聪明地用爪子猛抓门板。每次听到抓挠声,娘知道黑猫送鱼回来了。起床开门,乐乐呵呵迎进黑猫。黑猫本能地不肯放下鱼儿,娘摸着猫头示好。黑猫松口,鲢鱼掉到地上,无奈看着鱼被捡走。娘赶紧叫醒父亲:“你爷呃,灾猫子又巴(叼)鱼回来哒,快起头破鱼!”第二天打牙祭吃鱼,知道是托黑猫的福,我有意将鱼骨不吸食干净,多留点鱼肉盐味,犒劳黑猫。

黑猫也通灵性,跟人最亲近。家人回来,它耳朵一竖,笑逐颜开从窗台跳下来,侧着头在裤腿揩来揩去。开饭时间未回,娘敲着缺口瓷猫碗,“喵喵喵”唤几声。黑猫老远飞奔过来,竖起身子爬靠我娘的裤腿,又低头蹭脚踝,有点道歉的意思。猫天生怕冷,冬天最爱挨着地炉取暖。烤火人的脚占据炉围子,它便不管不顾趴在鞋子上。觉着趴炉子边不舒服,晚上爬进稻草编的坐窝,蜷缩成半圆,美美地睡大觉。有次半夜钻入我的暖被窝,醒来吓我一大跳。推出被窝,黑猫惺忪着眼,有些依依不舍。

馋猫恶狗,惹祸难免。我家刚孵出一窝鸡,也许是小鸡无畏,抢吃猫食,一次被黑猫咬死三只。娘回来见状,抓起黑猫脖颈皮悬空,劈头盖脑扇几个耳光,黑猫痛得啊啊大叫。它自此长了记性,很少追咬鸡鸭。家里一簸箕烟熏腊刁子鱼,晒在杂房屋瓦上。娘隔着木窗看见黑猫爬上瓦楞,飞快叼走一条。赶去一看,发现簸箕已经空了绢筛大的一片,损失了好些条。家里过年腊刁子多,又感念“短鼠”的功劳,娘骂了几句,没再动手教训黑猫。

过些年,黑猫老了,不如从前灵泛,身子开始成片掉毛。家里尽力让黑猫吃得油水多点,毛色有些改善。那天秋高气爽,黑猫夜深也没有回家。次日,娘两眼泪汪汪,“喵……喵……喵……”敲起猫碗,找遍屋场各个角落,再未见到黑猫的踪影。


上一篇:砌墙的老伯
下一篇:草原故事
Copyright © 2006-2020 笨笨桃 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本站客服QQ:651169,微信号651169,站长信箱:651169@qq.com

热爱伟大祖国维护民族团结破除迷信宿命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社会和谐


  冀ICP备2020029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