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生活故事

扁叔

时间:2021-01-05 18:01:57   来源:网络   阅读:72  

周末陪妻子回娘家,快到岳父家时,见公路不远处,有一座新坟,坟头上除了花圈,还插了一根扁担,我百思不得其解,摆花圈正常,可为什么插根扁担?我还从没有见过坟上插扁担这种事。

到家了,问岳父:“爸,前面公路边新坟埋的是谁?坟头怎么还插根扁担?”岳父说:“那是你扁叔,上个月才去世。坟上的扁担不知道是谁给插上的,也许是纪念他给家家户户刨制扁担吧。”

岳父的话,让我一下子想起了扁叔其人。扁叔不姓扁,他和岳父同姓同辈,全名叫许建利,是东北铁路局退休回乡的干部,瘦瘦的高高的,常年穿着中山装。他的儿女都在东北铁路部门工作,只有他陪着老伴在家乡农村生活。自回到老家之后,他就从来没闲过,谁家地里的麦子没收割完,他前去帮忙收割,谁家玉米地还没锄草,他立即扛上锄头去锄草,谁家家里结婚他总是去帮忙劈柴、烧水,谁家有老人去世了,他总是去守夜并帮忙安排后事,谁家两口子吵架闹别扭,他总是去劝和。他常说:“凡事好好商量,家和万事兴。两口子过日子,就像一根扁担挑两只箩筐,一头重,一头空,不配合,怎么挑得成?只有两只箩筐一样重,挑起来才能平衡,向前走起来才不别扭。”

他有一绝活儿,就是刨制扁担,他制作扁担特别讲究,先进山里去向山民购买能刨扁担的木料,一次性买百余根,运回家,然后将木料放在阴凉通风处,等木料干透后,他才开始用斧子加工,用刨子刨,刨光后再用粗砂纸打磨,接着用细砂纸打磨。这些工序完成后,用漆涮几遍,漆干透后送给村民。他制作的扁担两头微微上翘,挑东西有弹性,而扁担在肩上舒服不伤肩。只要用了他给的扁担,其他人刨的扁担就再也不愿使用了。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他送的扁担,有的家里甚至还有好几根扁叔送的扁担。他送扁担时会告诉你,一次最多能挑多重的行李,超过了限制扁担会挑折的。村民谁要是说给他钱,他只一句话就将其给钱的念头打消。“不就是一根扁担,至于谈钱吗?这点小事就谈钱,咱们还是乡里乡亲吗?”

不知是哪个爱幽默的同村人,说他的绝活儿是刨制扁担,就叫他扁叔,这外号不知不觉叫开了,原来叫他建利叔的人也叫他扁叔了。扁叔也不生气,欣然接受了村民给他的外号。儿女过年回家,听村人叫他扁叔,不高兴地说:“谁给你起的外号,多难听。”他却说:“不能这么认为,人家叫我扁叔,是心中有我,是亲近和热情。”

我每次回岳父母家,岳父总要我陪他去扁叔家里坐坐。有一次,我看扁叔脸红红的,好像刚生气的样子。我趁老岳父同扁叔聊天之际,就悄悄问婶:“扁叔是不是有啥事生气了?”婶说:“他刚才打电话向几个孩子要钱生气。”“扁叔不是每月有五六千元的退休金吗?在农村几乎不用花钱,怎么还向儿女要钱?”“侄女婿啊,你不知道你叔,他那钱呀,谁家孩子生病了,家里缺钱,他悄悄塞一些钱;谁家有个七灾八难的,他给塞些钱,他还时不时地买上几瓶酒送给村里的几个老人,他说村里的几个老人可怜,子女舍不得给他们买酒。前几天村里要集资修路,有几户没有钱,路无法修,他把家里的钱全给垫上了,钱还不够,他就打电话给孩子们,孩子们问明事由后,劝说他,他就生气。”我说:“婶,你劝劝叔,尽力就可以了,别为了他人的事为难自己儿女。”婶说:“我也这么说他,可你叔这人,怎么劝都不听,还说乡里乡亲的,谁没个难事,况且孩子们有工作,帮一下乡亲,有错吗?”听了婶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下午,我们边吃饭边聊天,话题又谈到扁叔,岳母说:“上个月,你扁叔突然得心肌梗塞去世,几个孩子没在跟前,村民全村出动帮忙安排后事,等几个孩子回家,屋外的帐篷已搭好,坟坑已挖好,唢呐班子已请到场,厨师也已到位,各种蔬菜、烟酒都买好了,散孝的孝布也已买回来了,花圈摆了几十个,屋里屋外全是帮忙的人。一些远在他乡打工的人也奔回家来送你扁叔最后一程。做人做到你扁叔这样,值了。”

我忽然明白了扁叔坟上插的那根扁担,那是人心啊!吃罢饭,我对妻子说:“走,咱俩去给扁叔烧点纸钱!”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6-2020 笨笨桃 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本站客服QQ:651169,微信号651169,站长信箱:651169@qq.com

热爱伟大祖国维护民族团结破除迷信宿命弘扬传统文化促进社会和谐


  冀ICP备2020029120号